[其他a書]魅力熟男的豔遇札記 ---第十四章 浴室裡的激情慾事

夏日的一抹藍
發表人:夏日的一抹藍
十一月 13, 2020 23:25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個人像簿 發送電子郵件

 引言回覆    字級設定: 小 中 大 巨
在王秀雲與吳佩芬從對方的溫柔關懷中撫平了心裡的傷口,同時也解開了壓抑了很久的情慾枷鎖,在生平首次的女人與女人的性愛中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潮吹性高潮後,原本個性就非常契合的兩個女人的關係又變得更加親密了,在嚐到了女女性歡愉的美好滋味後,兩人更是經常趁著處理完每日工作事務所打烊的空檔,在吳佩芬的辦公室內親熱一下相互滿足彼此的性需求。

這一天在處理完所有的事情後已經是晚間八點了,王秀雲將事務所的大門關上,隨即與吳佩芬脫光了衣服相互愛撫著彼此曲線玲瓏的嬌軀,這些日子以來,她們對於彼此的身體已經非常熟悉,王秀雲羨慕人高馬大的吳佩芬有一雙修長的美腿與每日勤加鍛鍊如運動員一般的健美身材,而吳佩芬則是對於王秀雲那生育過兩個孩子,珠圓玉潤充滿成熟人妻風情的韻味大為傾心,像是品嚐一道佳餚般將她暗紅色的乳頭含入口中輕輕吸吮著。

這讓王秀雲快活的微微喘著氣,忍不住伸手愛撫吳佩芬的陰蒂,一股黏稠的淫水立即汨汨流出將她的手沾溼,吳佩芬激動的對她比照辦理,不但伸手逗弄她的陰蒂與陰唇,甚至於還將中指插入她一片泥濘的陰道內並緩緩的抽送起來,讓她忍不住舒服輕哼了一聲,也立即還以顏色地將她的中指插入吳佩芬的陰道內抽插,令吳佩芬再也忍不住的大叫:「啊…啊…啊…好舒服,再用力插快一點…就是那裡…啊…啊…啊…」

同時吳佩芬的中指也加快速度在王秀雲的陰道內飛快的抽插著,搞得整個辦公室內迴盪著她們兩個女人如泣如訴的嬌吟以及滋滋作響的愛液噴濺聲,兩人的呼吸頻率隨著從下體蔓延至全身的性快感不斷攀升,最後很有默契地同時將自己因充血而腫脹的陰部朝對方的陰部頂過去,兩人的陰蒂像是有磁性般緊緊貼在一起並相互擠壓磨蹭,終於讓她倆瞬間同時潮吹,白濁的黏液從陰道內噴灑而出如膠水一般將她們兩人的陰部緊緊黏在一起。

高潮過後兩個女人慵懶地親密相偎在一起熱吻享受著歡愉的餘韻,然而,王秀雲對於已經身為人妻的自己卻和身為老闆的吳佩芬發生性關係,還是對自己的老公李建德感到十分愧疚,不經意地透露出她內心的不安,吳佩芬卻是輕輕的一笑說:「妳不必對妳老公感到愧疚,依我的觀察,他可能早就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了!」

王秀雲大感驚訝說:「是嗎?妳怎麼知道?有證據嗎?」

吳佩芬笑道:「直接的證據目前還沒有,但是妳忘了,我除了是律師外,同時也是諮商心理師,最懂得如何從別人身上的蛛絲馬跡解讀他們的內心世界。」

聽她這麼說,王秀雲更感好奇的問道:「那妳倒是說說看,妳怎麼看得出來我老公在外面可能有女人?」

吳佩芬笑道:「很簡單啊,就是看他的眼睛在看其他女人時的樣子就可以知道了,俗話說,眼睛是靈魂之窗,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在看與自己有親密關係的對象時,眼神絕對和看其他人不一樣!」

王秀雲的好奇心被徹底引發出來的又繼續問道:「難道妳有看到?那個女人是誰?」

吳佩芬望了她一眼欲言又止,但拗不過王秀雲的一再逼問,最後才不得不回答說:「妳還記得事務所開張的那一天吧?那一天有很多人來參加茶會,妳和妳老公抵達事務所時,我出來迎接你們,當時我身邊不是站了一位個子高高名字叫作趙英華的年輕女大學生嗎?妳老公當時只是簡單的向妳介紹說,她是我的表妹,是他公司趙常董的小女兒,但事實上她還是介紹你來我這兒上班的人,這跟妳最相關的部分他不講,顯然是心裡有鬼,才會故意要淡化她和你老公的關係。」

王秀雲雖然覺得她所說的話很有道理,但嘴巴卻不由自主地替李建德辯護說:「或許他是一時忘了說吧?而且,也不能僅憑這一點就認定他們兩人有一腿啊。」

吳佩芬笑道:「我當然不會只憑妳老公沒有告訴妳我表妹是介紹妳來應徵這一點就認定他們兩人有一腿,事實上,那一天我那個表妹還曾偷偷地對妳老公吐舌頭扮鬼臉,妳老公當時只是無奈地搖搖頭笑了笑,可以看得出來他們關係匪淺,甚至於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我那表妹還從妳老公背後將他摟住想要親他,雖然妳老公拒絕了,卻也沒有立即將她推開,讓她抱了一會兒,兩人才若無其事地先後分別回到會場來。」

聽了這一番話王秀雲彷彿如遭雷轟頂般整個人呆在那裡,吳佩芬望了她一眼後又繼續道:「妳不相信的話,我可以播放儲存在電腦內的監視器影像檔給妳看。那一天,我只是不經意看到我表妹對妳老公吐舌頭那一幕,當時我心裡面覺得怪怪的,因此事後我就趁著空暇時把當天事務所內的監視器影片全都看一遍,結果還真的讓我發現他們兩人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親暱的舉動,那絕對不是一般的朋友之間會有的行為,因為妳已經是我的員工了,所以我認為有必要讓妳知道,就把那一段影片保留在電腦內,想找個適當的時機播放給妳看…」

說著,吳佩芬就打開她辦公桌上的電腦,在進入D槽後找到一個檔名看起來不起眼的文件夾,輸入了密碼後打開內部一個秘密影像檔,果然看到了影片中趙英華在靠近洗手間轉角的無人地點將李建德從背後一把摟住想與他吻,李建德回過頭來閃了一下似乎還對她說了些什麼,但趙英華卻還是不願鬆手,過了一會兒才總算將他放開,讓他回到會場,隨後她自己也跟著離開。

王秀雲雖然不敢置信,但鐵證如山讓她完全不得不信,口中卻還是喃喃道:「怎麼可能?我老公的年紀都可以當妳表妹的爸爸了,妳表妹條件又那麼好,追求者一定很多,沒理由看上已經有一把年紀的婦之夫啊…」

吳佩芬笑道:「妳老公從以前年輕時就是個很吸引女人的男人,不但長得帥而且對女人有禮貌又溫柔體貼,當年在學校就有很多女生對他有好感,事實上…我也是其中之一…呵呵呵…,現在他雖然不再年輕了,但卻反而顯得更為成熟穩重,看到美女不會隨隨便便就像隻發情的大公狗一副下流的好色樣,反而總是很自愛跟女人保持距離,這對我那個從小就看多了男人獻殷勤的表妹來說,自然是既新奇又充滿致命的吸引力,一但她決定採取主動,那肯定是如俗話所說的:『女追男,隔層紗』!」

吳佩芬這一番推論不但非常站得住腳,而且更有具體的事實佐證,讓王秀雲不得不信服,因為李建德年輕時確實就如她所說的英俊帥氣非常吸引女人,王秀雲自己就曾親身體驗過——在他們兩人剛交往不久,有一次假日一大早他們到一家速食店吃早餐時,兩人各點一杯飲料一個漢堡,但是王秀雲所點的漢堡還在做,於是店裡的女工讀生就嗲聲嗲氣的對李建德說:「還有一個漢堡,麻煩您大約五分鐘後再下來拿。」

然而在五分鐘過後,王秀雲自己下樓拿她所點的漢堡時,那位女工讀生一見到她卻是臉立即垮下來說:「怎麼是妳來拿漢堡呢?」,隨即態度惡劣的將漢堡丟給了她,讓她氣得七竅生煙又無奈,只好悻悻然地拿著漢堡上樓,將剛才的遭遇全都講給李建德聽,但李建德聽完後卻只是大笑,安慰她別跟小女生一般見識,最後在他們吃完早餐要離開時,那位女工讀生竟然衝出門口,對站在一旁的她完全無視,故意嗲聲嗲氣的對李建德說:「歡迎您再度光臨喔,bye-bye!」,又再度將她氣得火冒三丈!

如今回想起過去的這種種過往,雖然已經是多年以前的往事了,而李建德與她在一起這十幾年來都一直安安分分的守著她,即使他的一位前女友曾經回頭尋求與他復合他也不為所動,但這十幾年來她對於李建德的付出卻似乎視為理所當然,在逃過林志堅的魔爪後她更拒絕了李建德的求歡長達數個月,凡此種種,要李建德不向外發展找上別的女人都不可能,更何況,她自己也和吳佩芬搞上了,實在沒有立場再去指責丈夫的出軌。

這讓她頓時覺得不知所措,只得向吳佩芬求助問道:「那妳說該怎麼辦才好?」

吳佩芬笑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遇到事情只要肯耐心想辦法絕對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外遇從來都不是問題,要怎麼圓滿解決才是問題,目前妳就靜觀其變吧,同時也好好靜下來想一想妳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麼…。先不談這個了,上一次的事,我已經幫妳向林志堅要到一百萬元的賠償,支票在這兒,妳收下吧。」,說著,她就從手提包內拿出了一張票面金額一百萬元的銀行保附支票遞給了王秀雲。

王秀雲瞄了支票一眼皺起眉頭恨恨地說:「我才不要他的髒錢!」

吳佩芬笑道:「錢沒有乾淨或骯髒與否的問題,人心才有,妳絕對不能白白的被他給欺負,一定要讓他為自己的愚蠢行為付出代價,更何況,這一點錢對他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

王秀雲卻還是搖搖頭說:「只要是他的東西,我都不想再碰。」

見她態度這麼堅決,吳佩芬托著下巴沉吟了一會兒後說:「這樣吧,這一百萬元我就把它當成是妳跟我合夥經營事務所的投資,我會拿它來增聘人手及擴充設備,事務所每月結算若是有賺錢妳就按照投資所佔的比例分紅直接匯入妳的銀行戶頭,這樣子妳就不會碰到他的錢,也可以彌補一些妳屈就這份薪資不高的工作,妳認為怎麼樣?」

王秀雲感激的回答道:「好吧,就這樣處理吧,謝謝妳的好意,我在這邊工作一直都很快樂,從來不覺得是屈就。」

吳佩芬笑道:「有妳的協助,我每天來上班也都很快樂,只不過現實還是要顧的,不能讓妳這樣做牛做馬的片面無償付出,畢竟妳是有家庭的人,有兩個孩子要養。」

過了幾天,吳佩芬果然又招聘了兩位剛從大學畢業的女生郭毓涵與錢菁蘭擔任法務助理來分攤了王秀雲繁重的工作,雖然讓她輕鬆了不少,但原本只有她和吳佩芬兩個人的事務所現在多了兩個人,以前親密無間的感覺已不復存在,她與吳佩芬之間又回到了一開始的老闆與員工的關係,讓她心裡面為此感到些許的遺憾。

但相對的,在與吳佩芬一同打開心結後,她與丈夫的關係似乎也跟著慢慢復原,她不再排斥李建德對她的肢體接觸,甚至於她還有些渴望再與李建德做愛,但是李建德之前向她求歡一再碰到軟釘子後或許是不願意再自討沒趣傷自尊,或許是真的尊重她的意願,又或許可能就如吳佩芬所猜測的,因為他在外面已經有了女人所以不再需要她的肉體來解決性需求,因此就沒有再向她求歡,她雖然非常渴望再與老公恢復性生活,但身為女人的矜持卻開不了口,讓她心裡面不免感到一絲絲的遺憾:「難道多年的夫妻之情就真的到此為止了嗎?」

然而,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於是他們夫妻倆就這樣一直維持著同床異夢卻又相敬如賓的狀況,不知不覺的日子就這樣飛逝,轉眼間又即將過年,李建德在工地忙著年底趕工,王秀雲跟著吳佩芬以及事務所內另外二位女助理為了結幾件訴訟案而忙得團團轉,對於性的渴望暫時拋諸腦後,一直忙到即將放過年連假的前一周,大部分的工作都已告一段落,吳佩芬索性大方地宣布提前一天放假,讓全體員工能夠多休一天假,這個突如其來的小確幸雖然讓郭毓涵與錢菁蘭這兩位年輕的女助理樂不可支,但對於王秀雲來說卻是不知道要如何安排這多出來的一天假期而發愁了!

以往她在空閒時總喜歡呼朋引伴找一票姊妹淘一同吃飯逛街打發時間,但現在她比別人早一天放假,其他人都還在上班她根本找不到人作伴,不知該如何是好而兩眼直視盯著辦公桌上的電腦螢幕發呆。

吳佩芬見狀忍不住趨前關心問道:「怎麼了,有心事?」

王秀雲抬起頭來望了她一眼笑道:「沒有啦,我只是在想提前一天放假不知道究竟要到哪裡去,畢竟其他人都還在上班,自己一個人在家裏面又挺無聊的。」

吳佩芬笑道:「原來妳是在想這個啊,其實我也不知道那一天該去哪兒,要不要一同去打個網球運動一下?」

王秀雲大喜過望連忙點頭說:「好啊,我也好久沒運動了,也確實該好好動一動了。」

於是她們倆就在那一天的上午九點依約前往王秀雲家附近的一家社區運動中心碰頭,由於是在運動中心的室內網球場打球,所以儘管當天的氣溫只有十五度,她們兩個女人還是能夠穿著輕便的夏季網球衫與網球裙,除了方便打球外更能滿足女人愛美的天性,因此她們倆儘管球技都不怎麼高明,卻打得興致盎然,兩個人如銀鈴般的歡笑聲始終迴盪在整個球場內,吸引了許多男人們紛紛停下腳步對她們這兩位無論身材還是容貌都和影視紅星不相上下的美女行注目禮,而這又激勵了她們打得更加起勁,動作也越來越大。

忽然,吳佩芬驚叫一聲:「啊…」隨即跌坐在地上,王秀雲大吃一驚趕緊跑過去關切,只見吳佩芬眉頭緊蹙表情痛苦的握著右腳腳踝說:「我剛才想要殺球時不小心扭到腳了,好痛…」,說著便拉下襪子露出了微微紅腫的踝關節。王秀雲小心的將她輕輕扶起來說:「先到旁邊休息一下吧。」,吳佩芬點點頭,右手搭著王秀雲的肩膀,左手拿著網球拍在王秀雲的攙扶下一拐一拐的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來。

在休息了大約半小時後,吳佩芬再次拉下襪子觀察了一下傷勢,並小心的將踝關節轉了轉後對王秀雲說:「現在比較沒那麼痛了,看起來只是輕微的扭傷,我們走吧。」

王秀雲再次望了她的腳踝一眼說:「到我家吧,就在這附近,妳洗個熱水澡順便泡一泡腳減緩症狀。」,吳佩芬點頭同意,於是就搭著王秀雲的肩膀跛著腳緩緩的離開。

在艱難的走了幾百公尺的路程後,好不容易才總算到了王秀雲的家中,王秀雲立即幫吳佩芬放熱水準備了盥洗用具,就扶著她進浴室內,還擔心她腳受傷行動不方便而貼心地幫她將衣物脫光,正打算離開浴室讓她好好洗個澡時,吳佩芬卻說:「妳也流了一身汗了,一起洗吧。」,王秀雲本來不好意思答應,但一想到她的腳扭到了,行動已無法自如,可能會需要自己協助才能洗澡,最後還是同意了,並迅速地也將自己全身的衣物脫光,兩人在睽違數個月後又再次毫無遮掩赤裸裸地袒裎相見,心臟都不約而同地加速狂跳,雙頰也微微地泛起紅霞來。

王秀雲深呼吸了一口氣強作鎮定,拿起蓮蓬頭調整好水溫後就小心的將水灑滿淋吳佩芬全身,接著就將沐浴精均勻地塗抹在她的每一寸肌膚上,從王秀雲指尖所傳遞過來的溫柔撫觸讓吳佩芬的情慾再次被悄悄地喚醒以至於呼吸逐漸變得急促,忍不住也拿起蓮蓬頭將水噴灑在王秀雲身上,然後也將沐浴精塗抹在王秀雲全身,當她的手指滑過王秀雲敏感的乳頭與陰部時,明顯感受到手指上沾滿了又濕又熱的淫水,同時王秀雲口中更發出了如泣如訴的呻吟聲:「嗯…嗯…嗯…」。

她們兩人累積了好一段時間的性慾同時被喚醒,讓她們倆不約而同的把洗澡的事拋諸腦後,全心全意的愛撫著對方,同時也接受對方的愛撫,在不斷升溫的情慾驅使下,兩人很有默契的將自己的中指插入了對方濕淋淋的陰道內抽插著,接著又同時吻上了對方火熱的紅唇,盡情挑逗著著對方躁動不安的舌尖,相互貪婪吸吮著對方口中嚐起來像是蜜一般甘甜的津液。

就在她們倆正打得火熱之際,浴室的門忽然被人悄悄的打了開來,但她們兩人卻完全沒有察覺,依舊渾然忘我的摟著對方的纖腰激動的熱吻:「嘖…嘖…嘖嘖……」,濕淋淋的陰部也緊緊的貼在一起,親密無間的摩擦著陰蒂歡愉的呻吟:「嗯…嗯…嗯…好爽…」。

「妳們兩人在幹什麼啊?」,這突如其來的責問聲雖然平和但卻有如晴天霹靂一般的將她們嚇了一跳,兩個人都不約而同反射性的雙手遮胸分了開來,望著站在門口一臉不敢置信的李建德。

王秀雲原本因為性興奮而紅透的臉頰霎時間像是被人在一秒內撲滿了白粉變得毫無血色,一臉驚嚇的張大眼睛望著李建德口吃道:「老…老公…我……」

吳佩芬其實也被嚇了一大跳,但從事律師工作多年豐富的訴訟實務經驗,將她磨練出快狠準的應變能力,迅速的按捺住狂跳的心臟,再若無其事地對李建德嫣然一笑回答說:「我們在洗澡啊,剛才我們去打球流了一身汗,我又不小心扭到腳,秀雲就扶著我到你們家洗澡熱敷,於是我們就一起洗澡了,你應該是昨天值夜班,現在才回到家吧?你快把衣服脫了,進來一起來洗吧。」

李建德整個人傻住喃喃道「什麼?跟妳們一起洗澡?」

吳佩芬笑道:「對啊,跟我們一起洗!」,說著就伸出手將他拉了進來,還望了王秀雲一眼,原本呆立在一旁的王秀雲頓時如大夢初醒般立即心領神會地接著說:「反正浴室很大,熱水也都放好了,就一起洗吧。」,說著就動手將李建德的腰帶解開先脫下了他的長褲,然後再將他的上衣與內褲都逐一脫掉,很快的李建德就跟她們一樣全身都一絲不掛,滿臉尷尬又疑惑地站在那兒不知所措。

吳佩芬望了李建德小腹下那高高舉起活力蓬勃的小鋼砲一眼笑道:「你都值班一個晚上了還這麼有精神,難怪能讓秀雲為你生了兩個活潑可愛的兒子!」

李建德趕緊用手遮住下體不好意思地說:「看到美女全身一絲不掛,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會有這樣的自然生理反應……我還以為妳只對女人有興趣,怎麼也注意起我的身體來?」

吳佩芬笑道:「呵呵…我不是同性戀啦,我和秀雲其實只是同病相憐才相互撫慰罷了,你不必擔心我會搶走你的老婆,身為律師,我更不想破壞別人的家庭啊,呵呵…」

李建德大惑不解地問:「妳們同病相憐?為什麼?」

吳佩芬略為轉身將背上的刀傷疤痕展示在他面前淡淡的說:「當年我在大一的暑假時曾被社團裡的男生輪暴並且差一點被砍死,此後我就休學了一年,後來雖然復學了,但一直都不敢再接觸男人…,秀雲幾個月前也先後兩次差一點被人強暴,所以她心裡一直都有陰影,以至於一直不敢面對你,在一個偶然的機緣,我們得知對方的遭遇後,相互安慰對方,就發展成現在的關係…」

李建德聽了之後不禁又驚又怒緊握雙拳激動的說:「是誰傷害妳們,告訴我,我宰了他們這些王八蛋!」

吳佩芬呵呵笑道:「你都四十歲了吧,怎麼還像十四歲的國中生一樣那麼容易衝動?事情早就都解決了,那些人渣都已經付出了代價,你就別忙了,好好的疼愛秀雲就可以了,她其實已經渴望你的愛很久了!」

說罷就輕輕地將早已淚流滿面的王秀雲推了一把到他面前,夫妻倆四目相對深深凝視著彼此,王秀雲輕輕咬了一下嘴唇後說:「老公,我…」

李建德卻將食指與中指放在她的雙唇前阻止她繼續說下去,雙手溫柔地捧著她的臉拭去她臉上的淚水說:「別說了…什麼都不必說了,妳平安就好了。」,兩個人不由得激動的緊緊相擁在一起,幾個月來所累積的猜疑與誤解瞬間消融,化成了點點的激情為夫婦倆的情慾不斷添柴加火,兩人的手相互在對方的胸前與下體恣意愛撫,兩張嘴巴更吻的滋滋作響難分難捨,讓在一旁的吳佩芬看得臉紅心跳。

王秀雲眼角餘光瞥見吳佩芬那既感動又羨慕的神情,便伸出一隻手來輕輕將她拉了過來,側過臉來與她熱吻,但正在興頭上的李建德哪裡肯這樣子就放過她?仍然緊追不捨的將臉湊過去繼續吻她,結果就變成了吳佩芬與李建德像是兩個爭食糖果的小孩子般將她夾在中間搶吻,應接不暇的王秀雲只好張著嘴舌頭左右不斷來回的與他們這一男一女的舌頭糾纏著,最後連李建德與吳佩芬兩人的舌頭也直接攪在一起,於是他們索性也不再避諱的直接嘴對嘴的吻上了。

既然大家都放下了矜持,李建德也就不再客氣了,他一邊繼續輪流吻著自己的妻子王秀雲以及吳佩芬,另外一方面則是雙手左右開弓在她們兩個女人的身上恣意愛撫,當他的手指插進王秀雲與吳佩芬早已濕的一蹋糊塗的淫穴時,兩個女人都異口同聲地叫了出來:「啊…好爽…」,同時也很有默契地各自伸出一隻手去抓握住李建德的肉棒,一個人握著龜頭,另一個人握住棒身輕輕地擼了起來。

三個人互相手淫了一陣子,王秀雲春情勃發,忍不住蹲了下來一口含住李建德的肉棒使出她最擅長的口交技法將肉棒又舔又吸的吮得又硬又紅,而李建德則是 一邊快活的享受久違的「吸力人妻」口舌服務,一邊與吳佩芬激情擁吻著,雖然在讀大學時他就隱隱約約感受到吳佩芬這個學妹對他有好感,但是當時他和王秀雲正在熱戀,所以從來沒有過想要打她主意、佔她便宜的念頭,如今在多年過後,卻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在自己妻子的主動搓合下,與這個才貌雙全的小學妹零距離情慾交流,讓他覺得自己彷彿置身夢境中。

接下來更讓他無法置信的是:王秀雲居然拉著吳佩芬蹲下來,握著李建德那根沾滿她口水的肉棒對著吳佩芬的嘴巴,像老師教導學生一般示意吳佩芬「接棒」,從來沒有為人口交過的吳佩芬遲疑了幾秒鐘,最後才羞澀的紅著臉將肉棒含住並略顯笨拙地將自己的口腔當成陰道套弄著李建德硬如鐵棍般的肉棒,略帶些許鹹味與男性費洛蒙的氣味從口腔傳入了鼻腔內,這種她前所未曾體驗過的滋味讓她像是喝了醇酒一般迷醉了,忍不住一邊繼續為李建德口交,一邊雙手上下在自己的雙乳與陰蒂輕輕揉弄著,被肉棒塞滿的口中還發出了歡愉而含糊不清的嗚咽聲,很顯然的,她確實已經發情了!

見到吳佩芬這樣的光景,王秀雲拍了拍她的肩膀,吳佩芬以為王秀雲想向她要回「那一根所有權」趕緊將肉棒吐出來站了起來讓位,想不到王秀雲竟然對她說:「舒服吧?想不想讓阿德插妳,讓妳更舒服?」

這一個提議把吳佩芬與李建德都嚇了一大跳,異口同聲的說:「什麼?!」

王秀雲對吳佩芬正色道:「在遭遇過那件事後,最近我想通了,人生苦短,該即時行樂,沒有必要被太多世俗的觀念所束縛,妳不但在危難時救了我幫,更幫我打開了心結,讓我們夫妻的關係得以恢復如從前,那我為什麼不能也回報妳,讓妳體驗一下性愛的歡愉?妳不是說,以前妳在大學時也對阿德有好感嗎?」

被王秀雲當著李建德的面提起自己對李建德的愛慕之情,吳佩芬的臉頓時有如熟透的蘋果般通紅,害羞的低下頭來,看她這樣的姿態似乎是默許了,李建德卻急忙說:「這怎麼可以啊?我是妳的老公欸,跟妳們兩人一起洗澡已經很誇張了,現在妳竟然要我跟別的女人做愛,太荒謬了吧?」

王秀雲望了他小腹下那高高挺起隨著脈搏不斷跳動的肉棒一眼笑道:「你就別裝了,看你那一根醜東西興奮的跟什麼似的硬梆梆又脹得通紅,其實你心裡面很想跟佩芬做愛吧?事實上,你跟佩芬的表妹趙英華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了!」

李建德大驚失色說:「什麼?!」

王秀雲伸手將他硬梆梆的肉棒握住冷笑道:「事務所開幕的那一天,你和趙英華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摟摟抱抱調情的親密舉動,全都被監視器給錄下來了,佩芬已經播給我看過了,你還想裝傻?」

說著,王秀雲使勁的狠狠用力一握,將李建德的肉棒握的微微發痛,讓他痛得皺眉緊蹙連忙求饒說:「哎喲好痛,別那麼用力握,我承認就是了…」

然而,王秀雲卻反而握得更用力進一步逼問說:「你承認什麼?說清楚講明白!」

李建德痛得哇哇叫回答說:「唉…唉…痛…我承認我跟她有上過床做過愛,快放手吧,妳再捏下去的話,就要斷了…」

王秀雲雖然沒有再用力,但卻也沒有鬆手的繼續逼問:「你們是怎麼開始的?已經多久了?都在那裏做的?」

被老婆掌握「把柄」,李建德只好一五一十的招了:「去年她到我們公司實習,結束後她說要請我吃飯答謝我的幫忙,我婉拒了,她卻一直軟磨硬泡糾纏不休,我沒辦法只好答應了,後來我們去KTV唱歌,喝了一點酒之後聊著聊著就越坐越靠近…後來我送她回她的住所,就在她的住所發生了…」

王秀雲聽完了他的自白,咬牙說:「你很行嘛,瞞著我瞞了那麼久!」,然後又狠狠的用力握了一下他的肉棒略施薄懲來表達內心的不滿後才鬆手。

李建德揉了揉被她握得通紅的肉棒說:「是妳自己以前說,只要我不把病帶回來傳染給妳就好,叫我儘管去的啊!」

王秀雲完全沒料到他會來這麼一記回馬槍,而整個人愣在那兒,當年她確實是有對李建德說過這樣一句話,但那是在半開玩笑相互鬥嘴的情況下說的,雖然她很清楚李建德現在重提這句話只是為了賭她的嘴,但好強的她仍然嘴硬的回嗆:「對啊,我是這麼說過沒錯,所以今天才要你跟佩芬做愛,像我這麼開明的老婆哪裡找啊?你可要懂得感激,好好的讓佩芬享受享受,不然我就把你這裡給喀擦了!」

說罷,她再度伸手抓著李建德那跟一直處於極度亢奮狀態的肉棒像牽著一隻大狼狗般將他拉到吳佩芬面前說:「交給妳了!」,吳佩芬羞紅了臉低著頭不敢直視李建德,雖然她在幾分鐘前才跟王秀雲一同舔過這一根生氣蓬勃的肉棒,但是一想到待一會兒自己那從來沒有真正體會過性交樂趣的陰道馬上就要被一根肉棒給占領,一顆芳心有如小鹿亂撞般狂跳著,而這一副宛如處女般的嬌羞樣,讓李建德看在眼裡激動在心裡,肉棒也因而跟著脈搏上下狂跳著,尿道口更不知在何時已分泌出些許透明的前列腺黏液,顯然他已經等不及想要幹吳佩芬這個大美女了,但他仍然按捺住性子,對吳佩芬柔聲問道:「佩芬,真的可以嗎?」

吳佩芬秀麗的臉蛋整個紅透到耳根,她依然低著頭不說話,只是默默地輕輕地點了點頭,李建德大喜過望,立即將她緊緊地摟住舌吻,然後將她輕輕的抬起來坐在洗手台上,扶著他的肉棒對準吳佩芬濕淋淋的肉穴後腰一挺「滋…」的一聲就幹了進去,吳佩芬乳白色的淫汁立即被擠出陰道溢了出來滴落在地板上,而吳佩芬更忍不大叫了出來:「啊…好硬…好脹…」。

這也難怪,雖然在大學時期她曾遭到社團的男生輪暴,早已不是處女了,但是這幾年來她一直都不曾和任何男人性交,所以她的陰道幾乎和處女一般又緊又窄,以至於即使陰道內已經因為三個人前戲而興奮的充滿了淫水,但李建德粗大的肉棒一插進來她仍感到微微的疼痛。

還好李建德經驗豐富,插入後發覺自己的小兄弟好像被人用手緊緊抓住,而吳佩芬又大叫出聲來,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夠莽撞行事的只求自己的快活,立即停了下來保持著插著不動的狀態,但又不斷熱吻及輕輕地揉捏她的胸部與臀部,果然過沒多久之後,吳佩芬陰道內又充滿了溫熱的愛液,讓李建德感覺自己的肉棒彷彿泡在溫泉般舒服,看來時機已經成熟了,於是他試探性地輕輕抽插起來,強烈的快感讓吳佩芬興奮的雙手緊緊抓住了他的腰彷彿在幫他用力,還不由自主地微微挺起小腹來迎合他的肏幹,口中更輕聲低吟著:「嗯…嗯…嗯…啊…啊…啊…好舒服…啊…啊…」。

受到吳佩芬這樣的肯定與鼓勵,李建德就放心大膽的加大力道使勁的快速肏幹起來,兩人交合時肉體相互撞擊所發出的啪啪聲、淫水被擠出來的滋滋聲,以及吳佩芬快樂的嬌啼,在浴室內交織成一首蕩氣迴腸的情慾交響曲,從來不曾見過別人在自己面前上演活春宮的王秀雲,現在近距離的親眼目睹丈夫肏幹著自己的老闆兼密友,而這一切都是由她親手促成的,在視覺、聽覺以及心理上三方面的巨大刺激,讓她不禁心神蕩漾的主動湊過去參一腳,雙手在李建德與吳佩芬身上來回愛撫,同時還無視於李建德熱汗淋漓,在他的身上狂吻狂舔著。

看到愛妻如癡如狂的淫態,李建德趕緊伸出一隻手將她摟住與她激情熱吻,另一隻手則是伸入她的兩腿之間輕輕揉弄著陰蒂,一股淫水立即狂瀉而出滴落在地板上,顯見她確實已經到了慾火焚身急需丈夫的肉棒消火的地步。

於是李建德幹了吳佩芬一會兒,就將肉棒從她濕淋淋的陰道中抽出來,雙手扶著王秀雲的肩膀將她轉過身來背對著自己,隨即將沾滿了吳佩芬淫水的肉棒對準了她豐滿臀部間的陰部,一肏幹進去後就開足馬力的瘋狂衝刺,將王秀雲幹得胡言亂語狂叫:「哦…哦…哦…好硬…好爽…好爽…,就是這樣…繼續用力的幹我…好棒…哦…哦…」

剛剛才嚐到人生中首次性交極樂滋味的吳佩芬,正在興頭上卻忽然被王秀雲硬生生打斷,欲求不滿讓她不免感到掃興,但是李建德畢竟是別人的丈夫,王秀雲自己也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跟自己的老公做愛,現在李建德幹一幹自己的老婆也是理所當然,所以她也不好多說些什麼。

然而,在女性本能的驅使下,她還是忍不住從洗手台上跳下來從李建德的背後將他緊緊抱著,熱吻像雨點般地灑遍他的背部,同時也將自己的兩顆堅挺的奶子與濕淋淋的陰部不斷地在他的身上磨蹭尋求慰藉。而她這樣的努力爭寵果然很快地獲得了回報——在狂幹了大約五分鐘左右,王秀雲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啊…啊…啊…我快死了…」,一波波強襲而來的快感很快的讓她攀上了高峰,一股淫水如泉水般噴灑了出來將李建德的下體弄得一片狼藉,她整個人跌坐在地板上喘著氣。

在滿足了妻子的性需求後,李建德絲毫不浪費一點時間轉身將吳佩芬又抱起讓她再度坐上洗手台,將她一雙長腿拉起推成M字型,濕淋淋的肉棒也在同時間再度插入她情慾高漲的騷穴,充實的滿足感令吳佩芬快樂地展開雙臂熱情環抱著他的脖子並主動獻上香唇與他激情的舌吻:「滋…滋…滋…」,兩人上下部位都連結在一起形成一個完美的橢圓形。

李建德由緩而快的肏幹起她來,早已春情蕩漾的她這一次終於能夠不受干擾的盡情享受著當一個真正的女人的快樂,因此不但雙手緊緊抱著李建德的脖子,兩腿也緊緊夾住他的腰,好像生怕他會跑掉似的與他貼在一起,而李建德則如同剛才幹王秀雲一般加速衝刺起來,以至於除了兩人的小腹相互撞擊啪啪作響外,彼此的性器每一次抽插更是搞得淫汁四處噴濺,很快的吳佩芬整個人的意識就陷入了如夢似幻的恍惚狀態,並讓她像王秀雲剛才那樣的尖叫起來:「啊…啊…啊…用力、用力…再用力…快幹死我…啊…啊…啊…」

在她聲聲催促下,李建德使出渾身解數的狂肏猛幹,在一陣狂暴的衝刺之下,他終於也達到了極限,像是要洗淨她那曾被人輪暴姦污的身心一般,將熱騰騰的精液毫無保留的全數都射進了吳佩芬的子宮內,原本如颱風過境般呼嘯的浴室,霎時間靜了下來,只聽得到三個人沉重的喘息與劇烈的心跳聲。

李建德強打起精神來,扶起跌坐在地上的王秀雲,摟著她與吳佩芬三人再度相互熱吻著,在命運的安排下,他們三人不但為彼此解開了積壓在心裏頭的結,也滿足了肉體的渴望,這一刻,浴室對於他們來說是激情慾事的天堂!
 
喜歡本文嗎?
4042票
54
     

[其他] 後宮

 
Linda225
發表人:Linda225
發表於一月 26, 2014
一個深夜裡一座宮殿傳來誘人的...

[其他] 回憶-3

 
大G哥
發表人:大G哥
發表於二月 22, 2024
上禮拜很習慣的上這網站 ...

 
尐正咩Q
發表人:尐正咩Q
發表於三月 10, 2012
若下列內容看不懂, 請看...
cam視訊
我要發言
驗證碼: 驗證碼
 

目前在線 :19822 人 
Free Web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