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一抹藍

[其他]魅力熟男的豔遇札記 ---第二十二章 慾亂情迷的重逢

發表人:夏日的一抹藍

 引言回覆   
字級設定: 小 中 大 巨
李建德開著車在通往烏來的蜿蜒公路上緩緩行駛著,雖然因為之前他住院以及調職等一連串的事纏身,他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跟他的女人們到溫泉別墅度假,如今為了幫吳佩芬慶生而再度造訪讓他內心既期待又雀躍,但是由於天空飄著細雨山區雲霧繚繞視線不佳,基於安全起見他不得不慢慢開,但這也讓他與車上的四個女人得以放鬆心情欣賞著車外的風景。

在行駛了約一個多小時後,他們終於抵達了久違的溫泉別墅,時間已經快接近傍晚了,在王秀雲的招呼下,女人們七手八腳地將車上所載的食材搬進廚房內準備起晚飯來,李建德插不上手只好一個人到戶外散步,濛濛的雨絲,與其說是雨更像是山間的霧氣,所以他就不撐傘揹著雙手悠閒地四處亂逛,但是在這個荒郊野外方圓一公里就只有他的別墅別無其他人家,根本也沒啥好逛的,加上天色漸暗,因此他走了大約二十分鐘欣賞了如水墨畫一般的煙雨山林美景後就又往回走。

才剛走進院子就看到一部紅色的保時捷跑車停在那兒,不禁一愣心中暗忖道:「有客人?我明明沒有邀請其他人來啊,會是誰呢?」

他感到無比好奇,便加快腳步走進裡面,一打開客廳的門就看到王秀雲與江映雪以及吳佩芬和楊淑芳四個人圍著一個背對著他的女人在談笑著,那女人的背影看起來有點孰悉,但他卻一時想不起來是誰,倒是王秀雲一見到他就嫣然一笑說:「你回來了啊?看看誰來了?」

她的話才剛說完,那女人就轉過身來,她不是別人,正是讓李建德牽腸掛肚了三年多的趙英華!

三年多的時間未見,她那化著淡妝的臉蛋依舊美麗而且更添幾分成熟幹練的韻味,一見到李建德,她嫵媚的一笑說:「阿德哥,好久不見了!」

李建德興奮得正想衝上去一把將她擁入懷中,卻瞥見她手上竟然抱著一位熟睡的小女孩,整個人像是被人當頭澆了一盆冷水般的楞在那兒,半晌後才勉強擠出幾個字說:「嗯…好久不見了…妳當媽了?」

趙英華抱著孩子大方地走向他說:「是啊,她叫作儀君,和佩芬表姊同一天生日,所以今天剛好滿三歲,很可愛吧?」

李建德望了她懷中的小女孩一眼勉強笑說:「是啊,長長的睫毛、高挺的鼻子,嘴唇紅紅的,和妳長的真的好像!」

王秀雲在一旁笑著幫忙解釋道:「其實英華已經回到台灣好一陣子了,只不過她一回來就忙著創業開會計師事務所,所以我們才暫時沒告訴你,一直到最近她的事務所業務都上軌道了,正好我們要為佩芬慶生,而儀君又恰好和她同一天生日,所以我們才決定邀她們一起過來,給你一個驚喜。」

李建德笑道:「原來如此,你們竟然聯手把我蒙在鼓裡,保密功夫真是到家啊!」

趙英華微笑道:「我們也不是故意要瞞著你啦,只是想等到時機成熟時再見面,你要不要抱抱儀君呢?」

李建德點了點頭從她手中接過仍在繼續熟睡的小女孩嘆了口氣說:「真是漂亮的孩子…」

趙英華笑咪咪地望著他說:「當然囉,她不但有我這個漂亮的媽媽,還有你這個帥氣英挺的爸爸,基因優良,怎麼能夠不漂亮呢?」

李建德像是忽然被雷打到一般整個人呆住了,就在他還不知如何是好之際,他懷中的女兒卻正好醒來,發現自己被陌生的男人抱著立即放聲大哭,趙英華趕緊將她抱回輕拍她的背安撫,望著愣在那兒的他一眼後繼續說:「當初我要出國前就已經決定要懷孕,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我爸徹底死心,不再逼迫我嫁給我不愛的人!」

李建德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趙英華在出國前之所以忽然像個花癡一樣動不動就主動向他求歡,而且每一次都非得讓他內射才肯罷休,原來是早就已經設計好的計謀,並不是一時衝動的舉措,看來她真的是下了極大的決心,為了自由放手一搏!

趙英華抱著女兒一邊踱步一邊輕拍著她的背安撫繼續說:「只不過我這樣公然反抗我爸的結果,就是被他逐出家門斷絕了金援,還好我姑姑讓我繼續住在他們家,不然我恐怕就只能流落街頭了,後來我的指導教授幫我申請了獎學金,並安排我擔任研究助理,我才能夠半工半讀完成學業,並把孩子生下來,之後通過了會計師資格考試,在美國工作了一段時間存了點錢才回台灣創業,讓女兒和你相認。」

聽她不急不徐地將這三年多的經歷娓娓道來,李建德對她真的是感到既心疼又感佩,畢竟她原本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家千金,從小養尊處優備受呵護,如果她願意乖乖服從父親的安排,現在肯定是某個企業集團的少奶奶,可以繼續過著無憂無慮的優渥生活。但是她卻寧可放棄這一切,獨自一個人遠渡重洋到異鄉面對無法預知的未來,還為他生下這麽可愛的女兒並自行將她扶養到這麽大,這箇中的辛酸淚水絕不會他所能夠想像!

只不過,在一時之間他卻口拙不知道要説些什麽來安慰她,望著她那秀麗依然不減但卻增添了幾分歷練後的成熟與為人母的堅強臉龐,李建德嘆了一口氣後說 :「真的是辛苦妳了,謝謝妳!」

聽她不急不徐地將這兩年多的經歷娓娓道來,李建德對她真的是感到既心疼又感佩,畢竟她原本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家千金,從小養尊處優備受呵護,如果她願意乖乖服從父親的安排,現在肯定是某個企業集團的少奶奶,可以繼續過著無憂無慮的優渥生活。但是她卻寧可放棄這一切,獨自一個人遠渡重洋到異鄉面對無法預知的未來,還為他生下這麽可愛的女兒並自行將她扶養到這麽大,這個中的辛酸淚水絕不會他所能夠想像!

只不過,在一時之間他卻口拙不知道要説些什麽來安慰她,望著她那秀麗依然不減但卻增添了幾分歷練後的成熟與為人母的堅強臉龐,李建德嘆了一口氣後說 :「真的是辛苦妳了,謝謝妳!」

趙英華嫣然一笑說:「這一切都是我自願的,幹嘛謝我啊?傻瓜!」

雖然她這麽說,但李建德還是發現她的眼眶閃爍著淚光,但她卻將頭別過去對一直緊緊抱著她不放的女兒說:「儀君乖,這是爸爸喔,過來讓爸爸抱抱好嗎?」

儀君這才轉過頭來對李建德展開小小的兩臂要讓他抱,李建德望著她那紅通通的臉蛋,像是要去捧一個稀世珍寶般雙手顫抖著小心翼翼地將她抱了過來,父女倆不約而同的伸出右手摸著對方的臉,中年再度得女的喜悅讓李建德內心激動莫名,不料儀君卻忽然先開口叫了他一聲:「爸爸!」

這稚嫩的童語頓時像聲控開關一般觸發了李建德一直強行自制的情緒,與她臉貼著臉將她緊緊抱住哽咽的說:「儀君乖,妳真是爸爸的寶貝,爸爸愛妳!」,強忍住的淚水再也把持不住奪眶而出!

這一幕令在場的五個女人同時紅了眼眶,尤其是江映雪更是因為想起了多年前李建德和小潔相認的光景而頻頻拭淚,大約過了將近五分鐘,吳佩芬最先冷靜下來說:「光顧著聊天,差點忘了晚飯還沒準備好,大家還是先做飯吧,吃飽後再來慢慢聊。」

王秀雲也心領神會的立即附和說:「對啊,先顧好肚子要緊,大家一同來幫忙吧!」

在五個女人各自展現靈巧廚藝下,很快的就擺滿一整桌豐盛的菜肴,六個大人一個小孩高高興興的一同吃了一頓晚飯,然後在寬闊的大廳喝茶閒聊,這平淡而真實的幸褔,讓各自經歷過人生幾番風雨的每一個成年人心中都有無比的滿足。

仿古式壁鐘敲響了九聲,吳佩芬見年幼的儀君在打哈欠,便對她說:「儀君想睡了嗎?表姑帶妳去睡覺覺,讓媽媽跟爸爸去洗澡,待一會兒再過去陪妳一起睡,好不好?」

儀君乖巧的點了點頭,於是吳佩芬就抱著她往樓上的房間走去,而王秀雲與江映雪以及楊淑芳三個人也很有默契的起身說:「我們去廚房餐廳收拾一下,阿德,英華也三年多沒來這裡泡溫泉了,這次來可以好好泡一泡,你跟英華先去洗吧,我們稍後就到。」

李建德望了趙英華一眼,她俏麗的臉蛋瞬間羞的通紅,很顯然,這是她們幾個女人事就已經籌劃好,要讓他跟好久不見的趙英華獨處以互訴思念的衷曲,這樣體貼入微的安排李建德真是感激不已,因此他也不辜負她們的好意,牽起趙英華的手說:「走吧,咱們洗澡去!」

趙英華像個初次要進洞房的新嫁娘一樣,害羞的低著頭默默的任由李建德牽著她的手走出戶外通過走廊來到早已經準備妥當的半圓型溫泉小屋內,溫馴地讓李建德從背後輕輕的抱著她,一邊輕解她的羅衫,一邊親吻著她一吋吋露出來的肌膚,同時還感受到李建德那又硬又粗的肉棒被釋放出來後正輕輕地不停頂著她渾圓的豐臀,這充滿挑逗的撫觸令她很快就春情蕩漾,濕滑的愛液潺潺流出,將她輕薄的蕾絲內褲完全浸濕!

李建德在她的耳畔輕聲:「好久沒看到妳,我真的好想妳喔…」

趙英華轉過頭來望著他半晌後說:「想我幹嘛?有秀雲姐、映雪姐、淑芳姐以及佩芬表姐四位大美女陪著你還不夠嗎?」

李建德輕撫著她的臉柔聲說:「當然不夠,我的一部份在妳身上,妳一走,也把我那一部份帶走,我已經不再完整,有再多的人陪我都不夠!」

趙英華淡淡一笑說:「你別想花言巧語哄我開心,我對你如果真的那麽重要的話,那秀雲姐她們這些年來一直不離不棄的跟著你,對你來說又算什麽?」

李建德笑道:「妳們每一個人對我來說都一樣重要,一個都不能少!但是,現在我只想好好的愛妳……」

這話讓趙英華臉蛋再度飛紅,一顆芳心更是徹底融化了,她全身已經被李建德脫得只剩下一條內褲,幾乎每一片露出來的肌膚都被摸遍吻遍,原本就已經被挑起的情慾,如今更在李建德靈活刁鑽的舌頭勾引下泛濫成災,在上面與他嘴對著嘴貪婪吸吮著彼此口中的津液,在下面卻被他那不規矩的手指隔著薄薄的布料恣意愛撫得春水漫流,滲透內褲不斷滴落。

而李建德的肉棒其實早就已經騷動不安急著想幹進趙英華那久違的水簾洞內償其大慾,但他卻還是按耐住性子繼續以舌尖與指尖在趙英華的耳垂、舌尖、乳頭、腋窩、肚臍、腰肢等各處性感帶盡情挑逗,令趙英華原本的輕聲低吟逐漸變成縱情大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

騷媚入骨的淫叫聲撩撥得李建德再也無法忍耐,他蹲下來雙手將趙英華那黑色雙繫帶性感丁字褲小心翼翼地拉下來,透明黏稠的淫水像是蜘蛛絲一般跟著內褲一同被拉了下來,讓她的淫穴成了名符其實的「盤絲洞」!

李建德用兩手掰開了她的兩片陰唇,當年被他開苞的處女穴已經不知道被他的肉棒抽插過幾萬次,並且還為他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而變得更加成熟豐滿,看起來就像一顆多汁的水蜜桃般誘人,吸引他忍不住將嘴巴湊上去一口含住盡情舔吸了起來。

每次只要李建德使出這一招,趙英華幾乎就很難招架得住,從下體傳來的陣陣快感像電流一樣令她渾身酥麻,雙手狂亂地搓揉著李建德的頭髮,呼吸急促地說:「阿德…別再舔了…快…快幹我…我要…」

看她慾亂情迷發情的模樣,李建德不禁想起了在她出國前他們倆在愛的小屋做愛時的情景,當時她也是被舔得淫水狂流慾火難耐而主動討幹,如今在闊別兩年多後再度相逢,累積的情慾瞬間爆發開來燃燒成熊熊的烈火自然是更勝當年,這令他百感交集又得意,笑嘻嘻地說:「小表妹,妳屬猴的啊?不然怎麼這麼猴急?嘻嘻…」

趙英華看到他那一副屌兒啷噹故意吊她胃口還取笑她的痞樣,不禁有些惱怒的說:「別笑我了,是你自己說要好好愛我的,怎麼只會光說不練?」

看趙英華慾火難耐又羞又氣的模樣,李建德輕輕地笑了笑決定不再逗她,扶著硬如鋼鐵的肉棒對準她一片泥濘的穴口用力一挺直插到底,趙英華忍不住讚嘆:「哦…好硬…真舒服…」

相別三年多的性器官再度結合,讓兩人都感到無比滿足,李建德讓肉棒停留在她又濕又熱的陰道內靜止不動享受著被她的陰道緊緊包覆的快感,即使已經生過一胎但她的陰道卻依然緊實,這除了是因為她年輕身體復原得快,趙英華顯然也下了相當大的功夫做好產後的保養,這一點李建德從她腰腹臀部幾乎以看不到明顯的妊娠紋可以判斷得出來。

但趙英華見他遲遲沒有動作,以為他又在捉弄自己了,於是她索性化被動為主動的自己扭腰擺臀動了起來,由於她流出的淫水實在太多了,而她的淫穴又非常的緊,以至於兩人的性器摩擦時竟然發出「咕嘰…咕嘰…咕嘰…」的聲響,讓李建德忍不住笑問:「小表妹,想不到妳去美國兩年多不但取得了會計博士學位,還學到了抽水的專業技能,以後可以到工地來承攬這項工作啦。」

趙英華氣急敗壞的說:「你就只會取笑我…還不快動一動…」

望著她那張酷似波多野結衣騷浪的惱怒臉蛋,李建德哈哈大笑說:「好…好…我動就是了!」

說罷,他果真擺動腰部緩緩抽插肏幹著趙英華那像極了熟透水蜜桃一般的蜜穴,每抽插一次都擠出蜂蜜一般黏稠的愛液,更讓趙英華爽得兩眼迷離地呻吟:「哦…哦…好舒服…再用力一點…再進來一點…好爽…嗯…嗯…」

隨著快感逐漸升級,她不由自主地挺起小腹來主動迎送每一次的抽插,兩人的皮膚相互撞擊劈啪作響迴盪在整個小屋中,這一番激烈的「會戰」很快就將趙英華幹得淫水四濺,沒一會兒功夫就高潮來臨,四肢緊緊地將李建德攀附住,同時送上香唇與他吻個不停,過了良久她整個人像果凍般癱軟下來,李建德趕緊將她抱住輕輕放在一旁的長凳上讓她臉朝下趴臥著,再拿一顆枕頭墊在她的小腹下讓她的豐臀高高翹起,使得夾在她兩片臀瓣間若隱若現的淫穴因而更顯得嬌豔欲滴、極度誘惑!

看到如此的美景李建德哪裡還忍得住?二話不說,立即提槍上馬將已經脹得通紅的龜頭對準了趙英華濕淋淋的淫穴再度插入並奮力的肏幹,每一下都是結結實實地頂到最深處才抽出,這簡單而粗暴的抽插讓原本已經虛脫的趙英華很快的又浪了起來:「啊…啊…好爽…對就是這樣子…用力的插我…啊…啊…啊…」。

既然佳人有令李建德當然只能遵命照辦了,於是他卯足全力不顧一切的大幹特幹起來,這自然是讓原本就已經彷彿漫步在雲端的趙英華爽上加爽的大聲嬌啼,還不時誇張地搖頭晃腦咬牙切齒盡情發洩積壓了三年多的情慾,讓她很快再度達到了高潮,一股溫熱的淫水從深處流了出來將李建德的龜頭泡得異常舒服,使得他再也無法忍耐下去而發出一陣低吼,像是要把這三年多所累積的思念與慾望全都傾洩出來一般將肉棒重重的死命一插到底,灼熱的精液隨即奔騰而出,盡情地灌注在趙英華那已經為他生育過一個女兒的子宮內。

從前戲脫衣到交合射精,這一場性愛總共大概只經歷二十分鐘,但是卻都已經讓他們倆渾身熱汗疲憊不堪,李建德喘著氣壓在趙英華的背上,兩人的性器仍維持著緊緊交合的狀態,直到肉棒逐漸萎縮變小,兩人混合的體液才緩緩從縫隙間流出滴落在長凳上。

趙英華轉過頭來輕撫著他滿是熱汗的臉龐,兩人相視一笑後很有默契地同時四唇緊貼吻得分不開,過了許久才雙雙起身到一旁淋浴間洗澡,當李建德將沐浴精塗抹在她曲線玲瓏的嬌軀時,趙英華的呼吸瞬間變沉重了起來,同時剛剛射進她子宮內的精液也混著淫水從她的兩腿間不斷流出。

李建德看了一眼忍不住笑說:「臭臭的小表妹,表哥來幫妳把下面洗乾淨!」,隨即拿起蓮蓬頭對準趙英華的陰部沖洗,同時他的另一隻手還溫柔地在陰唇、陰蒂來回輕撫著,但並沒有將指頭插入陰道中清洗,因為他很清楚,女人的陰道本身就有自我潔淨的能力,貿然去清洗反而會破壞陰道偏酸性的環境,讓女人更容易罹患婦女病,更重要的是:趙英華的淫水像是尿失禁一般不斷滲出來,他根本沒必要多此一舉用水去沖洗!

趙英華將頭靠在他的肩上微喘著氣幽幽地說:「阿德…你再這樣摸下去…這個澡要洗到什麼時候啊?」

李建德輕輕一笑說:「我已經幫妳洗乾淨了,我也洗好澡了,咱們到池裡面泡湯去吧。」

於是他們倆就相偕走進冒著蒸氣的溫泉池內靠躺在假山旁互相依偎在一起,閉著享受著水從假山高處沖瀉而下打在肌膚上的溫泉SPA,在經過剛才激烈的性愛後,他們內心都已被徹底填滿不再有缺憾,而兩人又消耗了大量的體力,因此竟然就這樣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李建德夢到自己被一團團溫暖柔軟的氣球包圍著,而他剛才在趙英華陰道內抽插數百次射精後疲軟不堪的陰莖則正被人含在口中又舔又吸,這樣的感覺實在太真實了,使得他不由得睜開眼睛一探究竟,只見楊淑芳像一隻小狗般跪趴在他的兩腿間吸吮著他正逐漸發硬的肉棒,而左右兩臂則是各自被王秀雲與江映雪擁在懷裡親吻著,至於趙英華與吳佩芬則是將身體貼在他的兩條腿磨蹭,五個女人全都和他一樣不著片縷,這樣的景象讓他一時之間弄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夢而忍不住發出一聲長嘆。

「你醒啦?」擁著他右手臂的王秀雲見他醒來,對他嫣然一笑,並攀上他的脖子與他嘴對嘴親熱地舌吻了起來,隨後擁著他左手臂的江映雪也湊上來索吻,王秀雲很有默契地立即退下來轉攻他的胸前的兩顆乳頭,隨後吳佩芬、趙英華與楊淑芳也接續上場索吻,而前一位與他熱吻的人也立即退下來轉攻他身體的其他部位。

這樣的車輪戰讓李建德有些吃不消,與楊淑芳親吻後趕緊把頭轉一邊喘一口氣說:「呼…妳們是食人族喔?這樣子輪番上陣,好像要把我給吃了一樣!」

楊淑芳握著被她吮得通紅的濕淋淋肉棒笑著說:「既然當初你建這座小湯屋自誇是『種馬濕樂園』,那就要有足夠的本事才能當種馬啊,我們幾個姊妹只不過輪流跟你親嘴而已怎麼你就哀哀叫啊?這樣子要怎麼跟人家當種馬啊?」

李建德回答說:「種馬顧名思義是負責配種的,又不是負責親嘴的,你們要輪流跟我親嘴我沒意見,但總得讓我喘口氣吧?」

楊淑芳知道李建德最無法忍受被女人說他不行,所以故意冷笑一聲後說:「我看是你根本沒本事,才會藉口一大堆吧?」

果然李建德瞬間臉色大變,但隨即哈哈笑說:「我有沒有本事,妳試試看不就知道了,就怕妳不敢!」

楊淑芳原本是要對他挑釁,卻沒有想到自己反過頭來被他叫陣,雖然她心裡面明知這是李建德的激將法,但好強不服輸的個性還是讓她忍不住脫口而出說:「試就試,誰怕誰?」

說著她就立即一把跨坐到李建德的身上,握住那根沾滿了她口水的肉棒對準了濕淋淋的淫穴後就插了進去,粗大的龜頭將她的陰道塞得滿滿似乎讓她有點受不了而悶哼了一聲,但隨即倔強的一咬牙雙手扶著李建德的胸膛調整好姿勢後就像騎馬一般上上下下的套弄起來,激烈的交合動作搞得水花四濺,王秀雲四人紛紛閃避,沒有其他人在一旁架住,他們兩人逐漸漂移到較深處,使得他們的下半身泡在溫泉池中。

藉由水的浮力楊淑芳發現她不需要花太大的力氣就能夠輕輕鬆鬆地騎在李建德的身上套弄他的肉棒,而且在水中作愛不時還會把溫泉水擠入她的陰道中,讓她覺得比平常做愛時陰道被塞得更滿,彷彿李建德的肉棒一下子比忽然變粗了許多,肏幹了幾百下之後就讓她高潮迭起淫水狂流,很快地就瘋狂尖叫:「哎呀…好粗…塞的我裡面好滿…我快被你幹死了…啊…啊…啊…」

李建德見狀更發狠的猛插說:「妳說,我有沒有本事呢?幹死你…幹死妳…看妳以後還敢不敢…?」

楊淑芳像是溺水的人一般緊緊的雙手環抱著他的脖子眉頭緊蹙閉著眼睛忘情的狂叫:「啊…啊…插死我了…好爽…好爽…我再也不敢了…啊…啊…我高潮了…啊…啊…」

說著,她果真像是被插死了一般整個人癱軟在水中喘著氣,這情景讓李建德不禁得意的一笑,將她拉到池畔的淺水區靠著岸邊休息,然後像是在示威一般挺著他那根剛從楊淑芳的陰道中抽出來脹得通紅的肉棒轉過身對在一旁「觀戰」的其他三個女人說:「接下來換誰?」

但是她們卻是紅著臉地妳看我我看妳,大半晌都沒有任何動作,李建德微笑道:「大家都是『自己人』在一起那麼多年了,還害羞什麼?」

但是四個女人還是紋風不動,於是他一把將王秀雲拉了過來,先抱著她吻著並輕輕揉了她的奶子與陰戶,不一會兒王秀雲淫水緩緩滲出來,他立即蹲下來將臉貼在王秀雲的小腹下狂舔著她的肥美熟鮑,靈巧的舌頭輕柔地來回撥弄著她的大小陰唇,還鑽進陰道內攪弄,逗得王秀雲像是被螞蟻在全身爬一般搔癢難耐喘著氣說:「阿…阿德…別再逗我了…快幹我…我裡面好癢…」

多年的夫妻,李建德早已充分掌握了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個性感帶以及在做愛時所有可能的反應,每一次都能將她幹到高潮,就是靠這個才使得王秀雲即使明知他生性多情卻還是無怨無悔的一直跟著他。

現在,李建德就抓準了時機將肉棒狠狠的幹進了她水汪汪的淫穴內,讓早已慾火中燒的她忍不住發出了滿足的悶哼聲,像是熱身般地先緩緩抽插了幾下,然後就大開大闔的狠肏猛幹了起來,將她多汁的淫穴幹得淫水四濺滋滋作響,更完全把之前的羞澀拋諸腦後旁若無人地放聲浪叫起來:「啊…啊…啊…好爽…再用力一點幹我…啊…啊…啊…」。

受到他們這一對夫妻的影響,原本就和他們倆「交」情匪淺的吳佩芬首先受不了靠過去和王秀雲吻在一起,然後剛才已經爽過一次的趙英華也跟著靠過去和李建德熱吻,最後江映雪才靠過去吻他,李建德則是一邊繼續幹著王秀雲,一邊左右開弓在上面輪流和趙英華與江映雪接吻,同時雙手的中指還插入她們的陰道內抽插忙得不亦樂乎,而他的妻子王秀雲也同樣一邊享受著被他幹的滋味,一邊和吳佩芬熱吻,一隻手愛撫著吳佩芬的胸部,另一隻手則在她的下體盡情摳弄著,夫妻倆默契十足合作無間,將其他三個女人搞得愛液狂流、淫聲浪語此起彼落。

而這也反過頭來進一步刺激了他們夫妻之間的興致,令李建德那硬到了極點的肉棒不停地刮著王秀雲陰道內敏感的皺褶神經,很快地就將她推上了極樂的頂峰,讓她像是一個溺水的人般雙手將李建德緊緊抱住,渾身起雞皮疙瘩不由自主地顫抖著,過了大約將近五分鐘才像是剛跑完百米短跑的選手般整個人虛脫趴在李建德的身上。

李建德笑了笑說:「好老婆,妳高潮了嗎?妳先到旁邊休息一下,看妳老公幹其他女人給妳看!」

他溫柔地將王秀雲抱到楊秀芳身旁讓她們倆靠著池邊休息,轉身就將吳佩芬一把揪住讓她彎下腰雙手撐在假山旁,然後就將已經幹過三個女人卻絲毫未減威猛的肉棒對準她高高翹起的屁股間的肉縫插入,濕滑的淫水立即沿著肉棒被擠出來流到李建德的睪丸,看到一切都準備就緒,李建德便快速地擺動腰部抽插了起來,將她幹得淫叫連連:「啊…啊…啊…好粗好硬喔…真爽…阿德再用力一點…再用力一點…啊…啊…啊…」。

吳佩芬被幹得雙腿大大張開,淫水像下雨般從兩人的性器交合之處滴滴答答地不斷落入池中,對於站在一旁的江映雪與趙英華,李建德也沒讓她們閒著,雙手左右開弓將她們擁入懷中,一邊將手探入兩人的陰道內抽插,一邊還輪流吻著她們,讓這兩位年紀差距大到足以當母女但卻都曾各為他生一個女兒的女人們齊聲浪叫,與挨幹的吳佩芬共同演出騷蕩入骨的三重唱!

俗話說:「分憂則憂半之,同樂則樂倍之。」,做愛這檔事也是一樣,如果一直是相同的兩個人互搞,一成不變的性生活很快地就會讓人厭倦,所以這個世界上才會有許多讓人艷羨的神仙美眷在結婚多年後,忽然參與換妻群交的活動且樂此不疲,原因就是在此。

李建德也是在偶然的機會下和他的女人們玩了幾次的群交性愛,才會無法自拔地愛上這一味,從而不惜砸下鉅資買下這一幢隱蔽在深山中的別墅作為大家同樂共歡的情慾天堂,而每一次他都能夠讓他的女人們很快地就達到高潮,然後這又回過頭來增強了他的自信,造就他一次次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超水準表現!

現在他就有如神助的很快就將吳佩芬擺平,將氣喘吁吁、全身癱軟的她扶到王秀雲身邊休息,一轉過身來就又立即把江映雪拉過來讓她緊靠在吳佩芬身旁,兩手拉開她的雙腿後就在水裡面將肉棒插入她的淫穴內緩緩地肏幹起來,生平首次體驗水中性愛令江映雪感到非常新奇又興奮,但是跟騎在男人身上主動出擊的楊淑芳不同的是:她是躺在池裡被動地挨幹,而李建德在幹她的時候也一改之前的威猛粗暴變得特別溫柔,顯然是考量到在他們所有的人當中她的年紀最長,已經不再適合太過激烈的性愛運動。

這樣貼心的性愛讓江映雪非常受用,於是她也投桃報李的伸出雙手像是在撫摸寶貝一般在李建德的身上溫柔的輕撫,同時還在他的胸膛、手臂各處親吻著,雖然充滿濃濃的深情,但是對於從剛才就一直處於重度性愛的李建德來說卻是感覺太過清淡了些,因此他將趙英華拉過來坐到江映雪旁的池畔上要她張開雙腿躺下,然後他就一邊繼續緩緩幹著江映雪,一邊狂舔趙英華的淫穴助興。

這種因為必須經常一夫當關以御眾女所練出來的一心二用、甚至一心多用的高超性愛技巧,果然很快地就將兩個女人弄得婉轉交啼聲不絕於耳,連其他三位已經被擺平的女人們也再度心癢起來,紛紛圍在他身邊恣意的愛撫舔吻他那熱汗淋漓 充滿色慾氣息的肉體,令他快感倍增而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抽插的頻率喘著氣說:「啊…我快射出來了…」

江映雪聞言趕緊說:「快拔出來,別射在裡面,我想吃…」

她的話還沒說完,李建德已經把沾滿了兩人體液的肉棒從她的陰道中抽出來,幾乎在同一時間江映雪立即坐了起來,一把將肉棒緊緊握住,而其他四個女人也很有默契地靠了過來,不約而同的張大嘴巴伸長舌頭承接著從李建德尿道口疾射而出的濃稠精液。

望著蹲在他胯下這五個女人美麗的臉蛋被他那沐浴精一般的精液噴得一片狼藉,江映雪更握著他那根逐漸變軟的肉棒含入口中使勁的吸吮殘精,然後其他的四個女人也爭相來分食吮得嘖嘖有聲,每一個人都毫無掩飾的表現出自己渴求情慾最真實的一面,李建德心裡不禁暗嘆:這真的是一場慾亂情迷的重逢啊!
 
這篇內容你滿意嗎?
4票
0
     

老婆的情色生活(三)...

原著:上抓下兔 喝酒...
 
尐正咩Q
發表人:尐正咩Q
點閱數:26700

色慾主神遊戲001

1 變身 (平行世...
 
秋風月影
發表人:秋風月影
點閱數:1187

觸手妖化3

2098年 7月20...
 
鳳草
發表人:鳳草
點閱數:8957

啪啪啪-PDA
我要發言
驗證碼: 驗證碼
s383視訊

目前在線 :9792 人 
Free Web Counters